论坛登录:用户名 密码

首  页 | 公交动态 | 公交线路 | 公交IC卡 | 公交地图 | 有轨电车 | 公交历史 | 公交论坛
媒体声音 | 每周热点 | 企业文化 | 沈阳地铁 | 行业资讯 | 出行参考 | 公交相关 | 公交助手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公交历史 >

1925年的奉天 沈阳人走下“马铁”换乘“摩电”

时间:2019-03-04 06:56来源:沈阳晚报 作者:朱姝 点击:
如果说上世纪初沈阳马铁像一条时光隧道,一头连着清初的皇太极,另一头接着清末的赵尔巽,那么中间坐标点上的就是张作霖。他像一把利刃,划过一道寒光之后,变成了一段不老传奇。 摩电:比马铁跑得还快的铁家伙 十间房(北市场)这个名字,几乎透露了它的全

    如果说上世纪初沈阳“马铁”像一条时光隧道,一头连着清初的皇太极,另一头接着清末的赵尔巽,那么中间坐标点上的就是张作霖。他像一把利刃,划过一道寒光之后,变成了一段不老传奇。

    “摩电”:比“马铁”跑得还快的铁家伙

    “十间房”(北市场)这个名字,几乎透露了它的全部信息:时序、规模、方位、环境及其气质。北有南满铁路通过,可日行千里;南有“马铁”贯穿,可扬长而去。十间房把自己缩小成一个醒目的坐标点,在奉天城的地图上不停地跳跃着。“马铁”开通当天,从这个不起眼的小站经过的那个下午,谁都没有想到,这一不小心的擦肩而过,竟成就了北市场的旷世繁华。时任东三省巡阅使的张作霖,与日本争国权、为民利的斗争中,果断圈定十间房3.6平方公里土地通商。在与日本这一轮血雨腥风的搏击中,张作霖胜利了,他知道通往繁荣的捷径藏在马蹄里,藏在那伸向远方的“马铁”里。

    1925年,奉天运行了18年的“马铁”停止营业。耐人寻味的是,这个结局并不是奉天交通史的结束,而是张作霖建设东北的开始。就在“马铁”退出历史舞台的同一年,一种新的交通工具有轨电车——奉天人称“摩电”正式通车。

    面对着这个“从前吃草,现在喝油”、比“马铁”跑得还快的铁家伙,奉天人更多的是欣喜与好奇。铁轨铺至太清宫附近,方丈葛月潭找到张作霖,恳请当局务必保留东北地区道观名刹太清宫,张作霖欣然接受,铁轨在此特意转弯绕行。当时常有小孩偷偷把洋铁钉放在电车轨道上,车开过轧扁后当小刀玩。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则有趣的公告:奉天市政公署发布公告八条其中之一,“经查有沿线小儿搬弄石块、砖土填塞轨道,似此全车生命危险,不堪设想。小儿纵云无知,家长咎亦难辞。尚再发生前项情节者,定将其家长从重惩处!”

    翻捡着昨日时光留下的只言片语,一百年过去了,历史像一条深水里长寿的鱼,仍鲜活地游动着。

    故事:在下一个街角抑或下一个车站

    那天我乘209路公交车来北市场站,十间房这个名字还是执意从记忆里跳了出来。丢失在黄昏奉天火车站里的人欢马叫,嘈嘈切切;散落在胡同里“奉天落子”鼓点,一长一短;路口转角处“踢踏”的马铁,扑面而来。浮光掠影、际会风云中,有轨电车上走下来一个身影,一袭长衫的他是满洲省委书记刘少奇,在此领导奉天纺纱厂工人罢工。恐怕连张作霖自己都没有想到,这个繁华的杂巴地儿,中共满洲省委就隐藏在北市场一爿名叫福安里热闹的胡同中,先后有12位书记在此领导东北抗日斗争。电车经过的下一站“英美烟草公司”,共产党特派员赵一曼在此落脚,以工人身份开展地下斗争,揭露日本侵华罪行。

    点数四平街、十间房以及所有经过的地方,同“马铁”和“摩电”一样,它们可以细致,可以粗犷,可以精彩,可以伤怀,唯独不可以寂寥。下一个街角,下一个车站,不知还有多少故事正在发酵。

    半个多世纪后的1979年春,有轨电车南站附近的南五马路平安菜市场站,我的姥姥像一朵素莲站在那里翘首等我。因为有了那头有轨电车“咣当当”如心跳般的牵挂与等待,无论是我踏上电车,还是为省下零钱沿着长长的有轨线走,心里总有婉转曲折的心绪。不说话都是一种表达,心柔软得像头顶的云,幸福一点点化开,溢满我整个童年,直到今天,我都跟车特别亲。

    告别:“马铁” “摩电”远去了,“大辫子”不再来

    我不得不相信,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与机缘有关,更与情感有关。卡尔维诺在他的《看不见的城市》中反复描摹“有白色月亮的城市是美丽的”。赵尔巽构建了能奔跑的白色月亮——“马铁”,不断衍生、发韧出一条条公交线,像白色的月光,照彻着城市的流年。“雕车竞驻于天街,宝马争驰于御路”对沈阳来说绝非神话。

    白底蓝条的无轨电车是上世纪90年代我们的故事,也是这个城市成长的寓言。“大东、小东、太清宫;大南、小南、风雨坛;大北、小北、市人委。还有……不说了,那些站名说也说不过来。”

    “环路”无轨电车的经典绝不亚于当年的“马铁”,据说它是中国唯一一条以文字命名的公交车。那时的我,偷偷从单位溜出来,从沈阳站南一马路终点上车出发,途经形如大船的文化宫大楼、体育场,看省委大楼之庄重,听南湖公园鸟叫虫鸣。车转而向东驶入古老而又满眼繁华的中街、故宫、大帅府、鼓楼。出中街,沿市内最繁华的街道向西,小西路、中山路,又与太原街不期而遇。当时最怕车行红旗广场转盘儿,一路向北的皇姑线6路无轨来了,贯穿南北的3路无轨电车也来了,我头顶上环路线的“大辫子”陡然一翻,咣当一声就“掉辫”了。现在想来,蜘蛛网般有轨线布满天空的情景是难忘的;下车帮着拽“大辫子”,雪花灌进衣领的寒冷更是难忘的。1999年沈阳公交开始全部实行“电改汽”,新型节能环保公共汽车上线,而这样的一来一往,竟半个世纪过去了。

    有人说今天的248路公交车的前身是“马铁”,是沈阳最久远的公交线路。也在一个雪落的日子,有朔风掠过。我手机下载APP乘车软件,准确查询了公交车到站时间。坐在宽敞温暖的车厢里,我感慨万千。这辆中高档新型环保节能车,冷暖空调,GPS定位系统,红绿相间的电子报站牌闪闪烁烁。车行很慢,我数着一一经过的站名,一如捡拾岁月遗失的珍贝。曾经的207路汽车,已被地铁一号线取代,轻轨、观光巴士、城际巴士,“一环八射两过境”、“五纵七横”的城市智能立体公交体系快捷着人们的出行。

    “远芳侵古道”的“马铁”走远了,“问君何能远”的有轨“摩电”远去了,“路漫漫其修远兮”的无轨“大辫子”不再来,可我分明听到它们在说:你若信马由缰,我定执意而来! 


本文作者:朱姝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介绍| 行业新闻| 服务条款 | 网站共建 | 联系我们 | |

Copyright @ 2003-2010 沈阳公交网 All Right Reserved
沈阳公交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:辽ICP备05013579号 鞍山网站建设专家中纬科技 技术支持
本站法律顾问:沈阳律师事务所 敖阳律师